| 加入桌面
 
 
当前位置: 茂名企业网 » 资讯 » 知识园地 » 女兵苦练力量胳膊粗一大圈伤痕累累 比武破纪录

女兵苦练力量胳膊粗一大圈伤痕累累 比武破纪录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06-03  来源:茂名企业网  浏览次数:19

  中部战区 创作者:李连军 王留杰 讲述者:史明游 陈 斌

  1、山城重庆盛夏的夜晚,潮湿闷热。郊区小山村里,灯火阑珊,炊烟袅袅。

  休假在家的女兵邹兴越站在灶台前,“滋啦啦”爆炒着鲜红的朝天椒。

  这几天,邹兴越勤快得让妈妈有些心疼,一日三餐,屋里屋外,她眼里有干不完的活。

  “3年不见,闺女长大了,懂事了。”妈妈欣慰倒是欣慰,就是纳闷:大热天的闺女始终穿着一件长袖衬衣。一问,还总说,“怕晒黑呀!”

  “酸菜鱼出锅啦!”晚上7点40分,邹兴越把菜端上餐桌时,发现妈妈紧盯着电视机屏幕,眼里正涌出泪花……

  2、闷热的天气持续到了夜里12点。俱乐部里,邹兴越蹲在地板上,正在练习线头接续,汗水吧嗒吧嗒地往下掉。

  “开始!”她给自己下了个口令,手上尖嘴钳精准地剪下两条被覆线的绝缘层,飞快地连接成一个丁字结。

  “86秒13。”比上一轮快了近1秒,邹兴越在纸上记录下成绩。这是今晚练习的第86次,她的目标是100次。

  2天前,晚点名时,指导员杨雨锋宣布了一个消息:今年,上级将首次组织女兵通信专业千米综合作业比武。

  “我要参加!”队伍解散后,邹兴越急匆匆地找到指导员。

  “你确定要参加吗?”“这是训练大纲,你先看看再做决定!”

  千米综合作业要在1000米的距离上连续通过独木桥、模拟弹坑、堑壕、高墙等8个障碍物,完成通信线路的接续、架设和固定等任务,大纲里只规定了男兵的训练标准和内容,对女兵来说顶多算是选训内容。

  这一夜,邹兴越翻来覆去睡不着。咱来当兵不就是向往硝烟弥漫、血与火的军旅生活么?如果能参加这次比武,也没白当一回兵!

  第二天,邹兴越和另外2名女兵加入了集训队——集训队里有来自数个单位的24名女兵。

  8月的豫北,进入了烧烤模式,站在训练场上,邹兴越能感到体内的水分在不停地蒸发。

  教练让队员们逐个障碍体会练习。第一个障碍就是2米高的高板墙,一脚蹬在高板上,一滑,邹兴越直直撞了上去,“咣”的一声,她数秒钟愣是没喘过气来,额头撞出了血印子。

  一轮体会练习下来,邹兴越没有一个障碍能顺利通过,手臂、小腿被撞得青一块紫一块。

  3天的训练,先后有8名女兵退出了集训队。这时,杨指导员打来电话。

  “不行就放弃吧!”

  “不,既然来了就要坚持到底,我想我能行!”

  3、邹兴越首要面对的是突破那8个障碍。

  从那天开始,每天训练都会受伤,集训队卫生所里,这个女兵领取的创可贴最多。

  集训队只有一个障碍场地,为了有充足的训练时间,邹兴越放弃了午休,这期间没人来抢场地。

  一捆被覆线,披挂上单兵战斗装具,上衣口袋里,装着一打子创可贴,障碍场成了邹兴越的专场。

  一星期后,邹兴越终于能够独立通过所有障碍,但她发现,通过每一个障碍,需要技巧,更需要力量,这恰恰是自己的短板。

  她找来哑铃、杠铃,每天清晨早起半小时,100个蹲起、100个俯卧撑、100个哑铃扩胸,晚上同样加练,线头接续,一遍又一遍。练着练着就到深夜……十几天时间,小臂粗了一大圈。

  周末,集训队给队员半天时间外出购物。邹兴越翻出自己心仪的连衣裙,大臂竟然穿不过去袖口,一用力,袖口“刺啦”一下撑开一道口子。

  “你们去吧,帮我带些洗漱用具就行。”转身,邹兴越返回宿舍,从床下拿出哑铃,又练起来。

  转眼,集训队组建20天了,很快就到了正式比赛的日子。

  邹兴越带伤参赛,集训那些天,总是旧伤好了又添新疤。担心障碍物会撕开旧疤痕,邹兴越用医用胶布,把伤疤缠了一层又一层。

  千米综合作业的赛场上,邹兴越用时13分30秒,打破了男兵的纪录,以第一名的成绩脱颖而出,成功选拔参加上级组织的比武参赛队。

  4、……母亲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。那个女兵真够虎的,背负着2盘被覆线,其中一个缠线盘哧哧的放着线,跑到2米高的高板墙面前,猛然加快速度,脚蹬手攀,利索地攀越过去,木板上,留下两道鲜红的血印子。那是邹兴越通过前一个障碍时受的伤,两条手臂被擦破了皮,鲜血直流,木板的纹路贪婪地吮吸着猩红的血水……电视上正在播放的是女兵通信专业比武纪实。那次比武,邹兴越夺得了有线兵千米综合作业的冠军,创下了所在原军区的纪录,首长亲自为她颁发奖杯。

  “娃,这是吃了多少苦啊!”母亲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,竟哽咽起来。

  “闺女,快来,给妈妈看看你的胳膊。”一把拉过女儿,卷起袖口,一道黑色的痂从袖口探出来,在邹兴越的手臂上那样突兀,像是夜色下大山纵横的沟壑一样森然。

  酸菜鱼的一股香味火辣辣地撕裂了嗅觉,从鼻腔冲破了妈妈的泪腺。

  电视上,女兵胸前那枚金黄的奖牌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彩,女兵嘴角上扬,坚定地望着远处的重山。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? 相关新闻

分享与收藏: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: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热点文章